〖伭愔〗

基本就是个储存和马克粮食的地方……
_(^q^」∠)_

【猫瓢】A Nightmare

#OOC预警!OOC预警!OOC预警!
#已掉马且交往中设定
#提及Luka x Marinette【但它不是真的请相信我…】
#先虐后甜

多年之后,Adrien再次踏上了故土,面前的巴黎与他记忆里的城市似乎没什么不同。

闲逛在香榭丽舍街头,他遇到了故人。

鸦黑的发留长了不少,他率先注意到这一点。发型也不再是中学时俏皮的双马尾了,披散着的及腰长发将她衬得格外柔美。那双湛蓝的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,安静又波澜不惊地瞧着他,仿佛他从未离开过,仿佛他们是世界上最熟悉彼此的……

…的什么?

“Marinette……”

“嗨,Adrien. ”

…她的眼睛,是不是应该更亮一点才对?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有些晃神。

“你过得…还好吗?”

Adrien瞥见她无名指上闪烁光芒的钻戒, 无视心头莫名的难过,他维持着绅士的礼节温和地发问。

“嗯…Luka对我很好。” 她淡笑着回答,垂眸避开他打探的目光。

“我们…真的回不去了吗?” 一声控制不住的呢喃从他的呼吸之间逃窜出来,又轻得刚出口就已经飘散在风里。

Marinette终于抬起头,Adrien得以再次对上那双不知不觉让他沉沦到难以忘怀的蓝眸。

但这次他清晰的看见她眼中满溢的伤感,如同一把小刀轻而易举地刺进了他的心。

“晚了,chaton……已经,太迟了。”

她轻声道,没有再说什么。她错身与他擦肩而过,缓缓离去。

Adrien站在原地,胸口悬着一颗空荡荡的心,被沉重的心绪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他冲她的背影伸出手去,迈开腿向她的所在奔跑,但无论如何,都再无法触及那抹纤细的身影。

“不……别走!”

“求你了…别离开我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

Marinette在男朋友紧到差点让她喘不过气的拥抱中迷迷糊糊的醒来。

肩颈处全是他急促慌乱的喘息,温热的气息使她眯起眼睛,努力思考这是个什么状况。

“Adrien?…chaton*?你还好吗?”

她在他的怀里艰难的抬手环上他后背,哄孩子似的轻轻拍打,又像是给吓得炸毛的家猫顺毛一般熟稔地抚了抚。

“没事啦……我就在这儿,一切安好……”她的声音里满是藏不住的睡意。

厚重窗帘的缝隙间透过了几缕微光,无声昭示着现在时间还早。

“你睡吧,Mari…我没事的。”她金发的男友把脸埋在她颈间嘟囔道,又撒娇似的蹭了蹭她,凌乱的发蹭得她发痒。“只是做了个……噩梦而已。”

这答案……Marinette在心底叹了口气。看来短时间内是没法睡觉了。

她向后挪了挪拉开彼此距离,清醒了大半的湛蓝对上极力掩饰痛楚的翠绿。

“亲爱的,看着我…Adrien,mon minou*……无论你梦到了什么,那都不是真的。我就在这儿,我哪儿都不去……”

她倾身亲过他额发,亲昵地吻过他脸颊,又贴上他柔软而干燥的唇,给他一个安抚的浅吻。

她能感觉到Adrien在她的轻声细语和细碎的吻里慢慢放松了下来,对此很是满意。Adrien轻吮着她的唇瓣,不断倾诉着他满腔的爱意。

“我爱你,Mari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“我也爱你,Adrien……”他的女友打了个哈欠,困倦地在他怀里动动身子。

“好啦,陪我再睡会儿吧minou*。我好困……”

【END】

*chaton、minou都是法语里小猫的意思,Mon minou则是“我的小猫咪”
…总之都是LB对CN的花式称呼啦x部分来自百度翻译,说错了请不要打我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是深夜产物,于是又跟睡觉有关了(x
嫑脸地发上来凑数
今天也没有在好好写活动的文!←被打死

评论(3)

热度(62)